万州

李稻葵谈房地产市场:房价飙涨情况难现

2018年03月14日来源:新京报业界访谈责任编辑:jingjing

  昨日,全国政协委员、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讨中心主任李稻葵承受新京报记者专访。

  在谈到金融机构变革时,李稻葵说,金融监管经过兼并的方式愈加统一,人民银行对保险和银行监管的权利以及人民银行设立规章制度的才能都得到了增强。就我国目前的房地产市场状况,他表示,一线城市增加了租赁房用地的供应,一定水平缓解了房价上涨的压力。

  谈委员履职

  政协委员要为大众利益和社会开展呼吁

  新京报:这是你第几次担任全国政协委员,今年有哪些提案?

  李稻葵:这是我第三次担任全国政协委员,今年一共有三个提案。一个提案关于个税变革,我做了很多调研和跨国研讨。第二个提案关于统一中国债券市场,目前我国缺乏一个统一的国债市场,不利于整体金融体系的健全和开展。同时,现行国债市场分红了银行间买卖市场和买卖所市场。银行间市场是由银行以及相关金融机构参与,而买卖所市场的许多业务是商业银行不能参与的,这就增加了买卖本钱,减少了国债市场的活动性,障碍了国债市场的开展。第三个提案是倡议将摩托车(包括电动摩托车)这样的两轮车统一归入四轮车的管理体制,目前很多城市对两轮车的管理存在“一刀切”现象。

  新京报:为什么会关注两轮车的问题?

  李稻葵:关于这个问题我本人有着切身领会。从大的方面讲,如今全国有上百个城市实行限制摩托车的政策,摩托车产业严重萎缩,从过去一年销售3000万辆,萎缩到年销量不到2000万辆,目前摩托车主要销向乡村,不利于摩托车产业的高端晋级。此外,由于“限摩”招致很多人选择不需求上牌的电动自行车和电动摩托车,这样会愈加难以管理,容易形成更多交通事故。

  新京报:你如何了解政协委员的职责?

  李稻葵:政协委员最基本的职责是为大众的利益和社会开展呼吁。固然政协委员不能在严重问题上投票或者直接参与决策,但是能够经过本身的影响力,使政府、公众关注到一些问题。

  谈房地产市场

  房价一年涨20%到30%现象难以再现

  新京报:在你看来,目前房地产市场的状况是怎样的?

  李稻葵:目前全国的房地产市场依然是不统一的,各有各的走势、行情。总体来看,一线城市有房价上涨的压力,这个压力比三四年前要低很多,这是由于一线城市开端鼓舞租赁房业务,租售并举、租售同权。以北京为例,增加了租赁房用地的供应,所以房价上涨的压力比过去要低一点。

  房地产市场问题的本源在于很多城市土地供给缺乏,这就招致房价上涨,而房价上涨之后又逐步构成了一个“房价必涨”的心理预期,土地供应缺乏和“房价必涨”的心理预期互为推进,构成了房地产市场开展的怪圈。

  如何处理这一问题?经过开展租赁市场,把一局部土地放到租赁市场中去,增加土地供应,试图改动预期。

  新京报:租赁政策能够缓解房价上涨的压力吗?

  李稻葵:能够这样了解,但如今还言之过早。从方向上看,租赁政策能够缓解房价上涨的压力,但是很难预测房价增长态势在什么时分呈现逆转。这是由于房价上涨与否,相当水平上与预期有关,假如再过10年、15年,那时的年轻人以为租房很酷、买房很傻,再有一个稳定的租赁市场平台,房价就有可能回调。但也要认识到,经济学是要与成千上万的心理做博弈,所以很难真正看分明将来的状况,只能做方向性的预测。

  新京报:前段时间,你曾谈到中国房地产市场的“拐点”已到,怎样了解这个问题?

  李稻葵:“拐点”指的是房价不像以前那样单边上涨,一年涨20%到30%这样的现象恐怕不会再现了。当然,下跌也很难看到。

  如何对待短期房价走势?一定要区别对待。目前,一线城市土地供应缺乏,但很多年轻人来这里寻求职业开展机遇,想要安家落户,一线城市的房价依然有上涨压力。二线城市则呈现分化,详细要看土地供应、城市开展态势。三线城市又分为两类,一类是准二线城市,天文位置、气候条件、交通等状况好,人口多于1000万,这些城市的房价还是要涨;其他的三四线城市,由于人口在向准二线城市汇集,估量上涨的潜力缺乏。

  谈金融机构变革

  银保兼并将加快企业推出产品速度

  新京报:你怎样对待金融机构变革计划?

  李稻葵:金融监管经过兼并的方式愈加统一,人民银行对保险和银行监管的权利增强,人民银行设立规章制度的才能增强。同时保监会跟银监会兼并,在银行和保险越来越同步化的状况下,大量银行同时具有保险公司,银行跟保险公司业务混态性质很强,银保机构的控制权集中。所以把这两个合在一块,是有道理的。

  新京报:银保兼并的目的是什么?分业监管能否已不顺应当下状况?

  李稻葵:准绳上我同意这个说法,如今金融是混业运营,所以监管必需要混在一块,统一同来,而不能各管各的。由于分业监管,招致一些混业运营的接壤处监管不到位,比方说,保险公司岁末年初要发“开门红”保险产品,实践上是理财富品,保险公司发动本人的经纪人、代理人,几十亿、上百亿元地出售这些实质上的理财富品,这是银行的业务。但保监会以前监管不够,银监会又管不着,构成监管空白。银保兼并后,就能够来监视这个事情,起到防备金融风险,标准运营的效果,在风险没有发作之前,就把它消灭于萌芽之中。

  新京报:银保兼并对行业有什么影响?

  李稻葵:会缩短企业推出合理的、契合市场需求的产品时间。比方保险公司要发理财富品,保监会不敢批,银监会管不着,如今就能够加快推出。的确契合市场需求的产品,就能够合规推出。以前监管义务确认艰难,如今银保兼并监管义务明白。

  • 意向区域
  • 价格